醉全书

瑟瑟发抖的新人一枚QAQ
cp吃雷安雷,all金,还有一些杂杂的_(:з」∠)_
因为是新人,所以求喜欢了ヾ(≧O≦)〃嗷~
当然啦我这里欢迎点文,因为我很懒啦ヽ(〃∀〃)ノ

【安雷】
我才不会说这是我在开学物理考的时候,卷子全部不会,然后才写的。


(我觉得我有很好的把安哥的恶心帅表现出来,全是尬撩_(:з」∠)_)

【安雷】反正他们很幸福


撸猫

是一件堪比撸 ヽ(°∀°)ノ管的大事

因为首先

你得有一只猫

但安迷修就不一样了

他不仅有猫

还是一只大猫猫

雷狮

他其实是个人

但他也是一只大猫猫

在拥有他之前

你首先要不被他打死

但安迷修就不一样了

他不仅没被打死

他还成功的撸到猫

这让大家都望尘莫及

鼓掌,都TM给我鼓掌

安迷修

一个爱马的人

让他选猫和马那个重要

他选马

这会让他找不到老婆

但让他选雷狮和马

我想他还是会选马

因为雷狮在他心目中是恶党啊

而且他所遵守的骑士道

会让他自相矛盾

论,恶党和老婆是同一个人怎么办

但不要怕

雷狮是什么

是大猫猫

是恶党

是海盗

要见到好处就去抢

所以他将安迷修抢回了家

给他撸毛

给他做饭

给他养家

给他生孩纸

最后我们能看到

安迷修成功混进雷狮海盗团(不)

(接下来的人物我觉得你们都能猜出来)

安迷修和雷狮一起养弟弟

一起养狗狗(误)

然后把狗狗交给了一个骗子

一起上街差点进入传销组织

遇到一对很纯洁的发小

遇到大佬送上祝福

遇到一对女生比男生高的情侣

遇到一个爱喊别人虫子的九岁可爱小孩

遇到可爱的小姐被喊“没马算什么骑士

遇到一个“白天不懂夜的黑”浑身挂满毛球的奇男子

反正他们遇见了很多人

反正他们也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狗粮其实也挺好吃

【雷安】接个吻,开一枪

(雷总视角)

我与你在这昏暗而潮湿的巷子里

我们拥抱着

紧拥着

将对方搂在怀中

我们在对方耳边吹着热气

我们紧贴着对方的脸

我们热吻着

我们的舌纠缠

在深入

在探索

在熟悉

最后在共舞

最终我们结束这个吻

我们放开搂着对方的手

我们一起退后

我们掏出一样的枪

指着对方


我们的胸口留着血

我们倒地

我们死去



#:emmm,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但我可能按这个感觉写一篇文_(:з」∠)_

【瑞金】暗恋(下)

人物严重ooc,但结局一定heO(∩_∩)O

在这里先把设定补充一下  ヽ(°∀°)

格瑞是高二,金是高一,雷狮和格瑞是同班,凯莉,紫堂和金是同班,和金同班的还有卡卡 (*°▽°)ノ

emmm可能和格瑞同班的还有安迷修和嘉九岁 ヽ(°∀°)ノ还有银爵!还有帕洛斯和佩利。

写那么多,是因为这个设定有可能在以后的文还会用下去。(=°ω°)ノ

然后格瑞和金还是竹马设定,安迷修和雷狮还是宿敌设定,银爵还是会无声地融入黑暗中,嘉九岁还是会经常找格瑞打架,凯莉永远搞事,紫堂还是存在感低的人。_(:з」∠)_

正文开始ヽ(〃∀〃)ノ

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格瑞和金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

然后,他们的拉拉扯扯甚,至让凯莉都看不下去。

凯莉在很多时候都在努力的搞事情,但是,总是会有那么一些情况会脱离她的预料,比如说,金和格瑞这对笨蛋。

曾经有多少次,她用游戏和玩笑,甚至是用暗示或者是哄骗,她都一直在试图着让金和格瑞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但是,如果他们能明白的话,他们就不会,15年以来都保持着这样的关系了。

本来有一次机会,让凯莉看到了生的希望,看到了光明的前途,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一次凯莉曾经又哄又骗的终于找出了,金自己可能是意识到他喜欢格瑞的信息,然后她依靠自己的神奇体质——国王游戏每次都能抽到国王的体质,赢一次,让金去跟格瑞表白。

本来,从游戏到表白开头都是很顺利的,眼看着格瑞那么多年的面瘫脸,终于是有裂痕了,但好死不死,金,他只停顿了一秒,就说出了下一句话,“这只是一个真心话大冒险,吓到你了,不好意思。”凯莉心态爆炸。

凯莉看着格瑞那冰山融解的脸融解还没到一秒,就变成了银爵,想死的心都有了。要是,要是金只要说晚一秒就不会这样子了吧?

凯莉看着格瑞散发着冰冻的气息走了,然后看着金,不知所措脸红心跳的站在原地无奈扶额,走过去,拍了拍金的肩膀,对他说了一句,“别看了,人都走了。还有该上课了,别发呆啦。”

“哦……”凯莉看着金黯然失色的低下了头,乖乖的走会了他的座位,无奈的耸了耸肩翻了个白眼。将吃完的棒棒糖,丢到垃圾桶里。

一节课上完,凯莉就看到金,整个人都耷拉了,趴在自己的座位上,她走了过去,用手敲了敲金的脑袋,“喂,你干嘛呢?格瑞不就黑了脸吗?用得着这么伤心吗?大不了再去跟他说一次呗。”虽然他黑脸的原因很有可能只是因为你最后说那句真心话大冒险。

“凯莉……格瑞,是不是很讨厌我呀……?”没有,真的没有,他真的很喜欢,喜欢到15年不敢表白。

“我是不是真的被他讨厌了啊?你看我每天,都去烦他,他是不是嫌弃我了……”金可怜巴巴地耷拉着脑袋拍趴在桌子上,连声音都没有了往常元气,显得他十分的可怜。

他怎么可能会嫌你去烦呢?你看不见他每次看到你都会嘴角勾起0.5个角度吗?哦,对。你是看不见的。凯莉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嘴上还是干巴巴的安慰了那个趴在桌子上半死不活的金。“没有,他怎么会嫌弃你呢……反正那么多年也熬过来了,对吧?”

相对于这边在课室里面半死不活趴着的金,格瑞那边可能陷入了迷一样的恐慌,这节下课金没来找他。

格瑞在想,是不是他刚刚那节下课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表情,让金给察觉到了。要不然他怎么可能这节下课不来找他呢?然后身边的温度又下降了,让坐在他隔壁的雷狮扯了扯自己的穿的十分不正经的校服外套。

在这个时候雷狮好像是被突然冻清醒了一样,突然反应过来,格瑞超粘人的发小,居然没有过来找他。这样想搞事的雷狮突然就开心了一下。

“喂,格瑞。你那个每节下课都来找你的发小,怎么这节课不来找你啦?很稀罕哦。”雷斯将脚抬起来放到了桌子上面,形成了一个很不雅的坐姿,但这个坐姿又充分的体现出了他身体线条的优美,让旁边路过的人都不禁感叹一句,这人身材真鸡儿好。

然后,格瑞没理他。

“哼。”见格瑞没理他,雷狮也不说话了。发小一节课没来找他就发脾气,才不跟你这这种怂货一般见识呢。

再上一节课就放学了,正常这种时候呢,金都会一下课就过来找格瑞,说一起回家的。但是今天格瑞等了十分钟都没有看到金走过来。格瑞的脸相比,前两节下课的时候,是终于黑透了。比银爵还黑。

格瑞一个人慢慢拿起了早就收拾好的书包,黑着脸走出了校门,一般这个时候都会有金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但是今天没有。

格瑞一个人慢慢地走回家,一般在这个时候金都会在路上和他,说想吃这个想吃那个,然后跟他撒个娇,说他真的很想吃嘛,然后让他跟他一起去买一个蛋糕或者是甜筒,但是今天没有。

格瑞一个人打开了家门,通常这个时候金都会在这里跟他说一声再见,然后走向另一扇门,打开门,回到他的家,在进门之前还会回过头给他一个甜甜的笑,但是今天没有。

格瑞进到家门,瘫坐在了沙发上,他想让自己歇一会儿。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呢?金向他表白,然后是假的,然后金没来找他玩,然后他自己一个人回了家。从表白开始,直到他回家之前,金都没有出现了。

捋了捋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这让格瑞很想死。

格瑞开始一个人准备晚餐,通常这个时候金都会站在他的旁边,金刚刚回家只是为了放下书包。为什么金会在他家吃晚饭,主要原因是金的姐姐经常出差,金又不会做菜,所以金一般都是在他家蹭饭吃的。

格瑞一个人吃完晚饭,写着作业,冰冷的气息会让整个房间里,都像开着空调似的,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格瑞无法静下心来,只好看一下那条信息,是金的。

格瑞点开了那条信息,看到了几个字,“格瑞,你上来楼顶天台,好不好?”

格瑞现在无法冷静下来,他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的预感是一定会有事发生。

格瑞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了天台,看着金一个人站在那里。

格瑞,缓了缓他的喘息,平下心来,看下那个人,“叫我上来有什么事吗?”

“那个,格瑞,你听我说好不好?”金看起来脸有些红,表情要有一点点的奇怪,声音听起来有些迟疑和颤抖。

“嗯。” 格瑞的心抖了三抖。

“那个……就是……
“格瑞,我可能是喜欢你。”

嘣。

炸了。

在心态爆炸后的三秒后,格瑞意识到,这可能又是真心话大冒险吧。他已经激动过一次了,在今天。

“格瑞,我说真的,我真的可能是喜欢你。不是朋友的喜欢。是那种喜欢。”

“今天凯莉跟我说了好多,她跟我说……你喜欢我。”

“她又跟我说了,我是喜欢你的。”

“刚刚……我想了很久。”

“我觉得,你是我的朋友,凯莉也是我的朋友,紫堂也是我的朋友。但是我觉得,你是我的朋友,跟凯莉和紫堂也是我的朋友,这的关系好像有点不一样。”

“相比于,紫堂和凯莉的那种朋友关系,我觉得我对你的关系可能还在里面多了点什么。所以我觉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但是我觉得这种关系是朋友不可以形容的。”

“所以我就一直在想……最后我去问了凯莉,她说我这种是……”

“是那种……喜欢。”

格瑞愣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金真的会向他表白。

他从来没有想过,金真的会明白……

明白这种感情。

“所以我想知道格瑞,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

金的脸已经完全红了,双手扯着自己的衣摆,仿佛是要扯烂他身上穿的这件衣服,但是眼睛,那双永远含着天真的蓝色眼睛,此时此刻却紧紧的盯着他,像是不能错过他的表情。

“我……”此时此刻格瑞却像是失了语一般,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格瑞,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金一看就是很紧张。

在这个时候格瑞却像是语言堵塞了一般,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他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是喜欢金的,从很早开始他就喜欢他。

很久之前,他就一直喜欢着,喜欢这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会向他撒娇的金。

为什么会喜欢?

因为他那宛若温柔阳光一般的发丝,因为他那清澈天空般的眼睛,因为他那有如天使一般的性格。

他喜欢金,却不知从何开始。

但是他一定会确定的事就是,他喜欢金。

金看着在他面前的格瑞,他的表情越来越僵硬,他也僵了。他越来越害怕格瑞其实不喜欢他,不然格瑞为什么会这样僵硬呢?

“格瑞……你要是不喜欢我的话,是可以不用出声的……”

金看着格瑞,他很害怕,他紧紧的扯着衣摆,仿佛要将他自己的衣服都扯烂了,他不知道这次表白之后,他们的关系还能不能恢复到以前那样了。

格瑞看着眼前的金,看着他红红的眼眶里面蓄满了眼泪,仿佛都要落下来了。

这时,语塞的感觉终于要消退了,他想对金说,其实我也喜欢你。我,我也喜欢你很久了。

“我也喜欢你。”

他看到金充满惊喜的抬起了头,而那些在他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也终于落了下来。

END

——————————————————————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凯莉:你们这群傻B,浪费了我多久的时间啊 (눈_눈)
抱得美人归的格瑞:感谢凯莉,让金开窍(ー_ー)
美人本人金:格瑞也喜欢我,好开心。(???)
被冻了一个寒颤的雷狮:被表白了,了不起啊,哼╭(╯^╰)╮

【瑞金】暗恋(中)

上一章: http://zuiquanshu.lofter.com/post/1e857727_1246d872

喜欢自己最好的朋友是什么感觉?

很难受。

他总是会以各种借口接近你,当你尝试着去靠近了,他又会对你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每次都会对他说出这句话。

这句最好的朋友,像一条线,这条线将它们连在了一起,绑住了他,联系着他。

这句话,有些时候像是锁链,将他锁了起来。而他在锁链的外面牵着锁链的另一头,他总是怕他随时放手,或者又拉紧,将他束缚住,让他行动不便,让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而这句话有些时候又像是一条很容易会就断掉了的发丝。他不能太用力的去拉扯,怕一扯就会断掉。而他又总是拉着这根发丝,有些时候他带你奔跑起来,你总是,却迁就着他的速度,怕那根脆弱的发丝,一下子断掉。

因为是这样,所以他不敢接近,他怕这条线,会突然断掉,让他们的关系,恢复不了。

因为,除了这条线他们之间,还能有什么关系是连在一起的呢?

是同学?邻居?或者只是路人?

所以最好的朋友,这条线连接着他们。

他曾经有几次都想去,用这条线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但是,他用力一拉,这条绳子瞬间紧绷着,他怕他再用力一点,这条绳子,真的会断掉。

所以,他不敢。不敢向他表白。

只是因为他不确定他的心里到底是怎样想的。

曾有一次,他以为那是他必须永远记住的时候。

他在自己面前,红着脸,闭着眼,低着头,在他的角度能看到,他因低头而露出来脆弱的颈脖。

他,他对他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那个时候,他不敢说话,他怕这是假的,他害怕这一清醒就会消散。

但,这的确消散了。

他说了第二句话,“这只是一个真心话大冒险,吓到你,不好意思。”

消散的泡泡在阳光下折射出了七彩的光芒但它永远抓不回来,过去的梦也许你会记得,但这个梦永远都梦不回来。

他转身就走了,因为,他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去面对他。

他在害怕,他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怕这条线会突然断掉,他害怕这一切,都会离他而去。

【瑞金】暗恋(上)


喜欢自己最好的朋友是什么感觉?

很难受。

那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仿佛他一直在你身边,却又永远的触摸不到。

他每次都用“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样的理由去接近他,却又不敢再更进一步,只感远远的守着。站在那条线的边缘,不敢去伸手触摸,也不想退回。

他站在这条线的外面,他站在里面,那条线就是,“最好的朋友”。

曾经有过几次,他暗恋的人,越过那条线,他做出了与平时不一样的行为,而那个时候他往后退了,他不知道怎样去面对,也不知道怎样去转换关系,他可能更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只是因为他心里捉摸不透的想法。

以后每一次,他想跨越那条线,他都会冷冷的推开他,所以,他不敢。

也许是因为最好的朋友,这层关系。他和他比其他朋友更亲密的样子,跟他呆在一起,可以跟他勾肩搭背,可以偶尔的拉着他的衣服,试着撒个娇。

虽然大多数的时候他都可能会推开他,但是对比于和其他的人来说,这已经好很多了。

曾经有一位朋友,她与他一起玩过一个游戏,他输了,输一件事,朋友让他去和他表白,那时他不知所措,但他的朋友却说,“就当是个真心话大冒险好了。”他想到了借口,他想大着胆,试探一次。

他拦住了他的面前,红着脸,闭着眼的,朝他大声的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他低着头,没有听到他的回应,他意识到他是真的不喜欢他,不是那种意义的喜欢。他的心一下子就裂了,他不想破坏现在这种关系,他想着方法补救,想起了借口。

他对他说,“这只是一个真心话大冒险。吓到你,不好意思啊。”

他没有看到他什么表情,而他转身就走。

所以他,永远不敢跨过那条线。

那条名为“最好的朋友”的线。

后来逐渐的时间也长了,他一直将它定义为,他不可能跨过的线。

然后他就一直守着那里,不去触摸,也不离去。

下一章:http://zuiquanshu.lofter.com/post/1e857727_12490687

【安雷】梦


他曾活在梦里。

他梦见他与他,曾一起牵着手。

一起牵着手过了马路,一起牵着手走进了对面的那家咖啡馆。

在里面坐下,变了一份黑森林蛋糕,点了一杯咖啡。他们两个人一起吃着一份蛋糕,喝着一杯咖啡。

他将蛋糕上面的草莓挑走,却又塞到了他的嘴里。他往咖啡里面加了糖,而他又加了奶。他喝一口感觉到了咖啡的香醇,奶的香气,糖的甜。

他们喝完了咖啡,吃了蛋糕,牵着对方的手,从咖啡馆走到了那里附近的超市,他们买了菜,一起走回了家。

进到门,他将菜放到了厨房,而他已经扑向了沙发。
他无奈,走过去坐到了他的腿边,扯着他的头巾,说:“喂,你能不能别一回家就躺啊,恶党。”

“哼,要你管。”那人拍开了他的手,继续把脸埋在抱枕里。

他叹了一口气,从他的身边站了起来,走向了厨房。
“你别躺太久,小心睡着了,等会还要吃饭呢。”他转头对躺在沙发上的那个人这样说。

而那人只是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过了一个小时,他做好了饭。他去喊那个躺在沙发上的人,果不其然他已经睡着了。

“喂,说好的不睡呢。趴着睡,也不怕闷死自己。”他走过去,戳了戳他的腰。

“嗯……你管我。”那个睡的迷迷糊糊的人,再次把骚扰他的手给拍掉了。

“好啦,雷狮,起来吃东西吧。”他扯着他的手臂,将把他的整个人从沙发上拉起来,带到了餐桌旁,拉开椅子,让他坐下。

雷狮看了看面前的两个菜,打了一个哈欠,“傻逼骑士,你以前好像答应我说做满汉全席的吧?那满汉全席在哪里呢?”

“要做也不是今天吧?今天就我们两个人,你一个人还想把菜吃完吗?”他自己坐回了位置,夹了一块胡萝卜放到了面前雷狮的碗里。

“啧,安迷修,你不要再把胡萝卜夹在我的碗里了!”雷狮把给他的那块胡萝卜又丢回到了他的碗里。

“要营养均衡,知道吗?”安迷修无奈的夹起自己面前那块胡萝卜放到了嘴里。

“快点吃吧。”吃完胡萝卜,他又提醒了雷狮“别戳碗了,快点吃。”

“嗯,行了,行了。”雷狮像是|被他烦透了。端起了面前的碗,随手扒了两口,又抢走了安迷修夹在筷子里的那块肉。

安迷修被他的行为噎了一口气,但没办法,那块肉本来就是夹给他的。

雷狮吃得很快。在安迷修才吃了一半的时候,他就已经把他碗里的饭吃完了,装了第二碗,然后又迅速的把菜吃了一半,留给一半给在那里坐着的安迷修。

雷师吃完,把碗筷随手一扔,又躺回了沙发上。

“喂,恶党!吃完饭不要躺在沙发上,会肚子痛的!”安迷修还在吃,所以他只能用语言提醒了一下那个在沙发上躺得舒舒服服的人。

躺在沙发上的人没理他,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

安迷修头疼,他只能尽快把饭菜都吃完,然后去拉那个在沙发上躺的舒舒服服的人,将他拉好起来,换一个坐姿。

“安迷修,你好烦,你知不知道?”刚刚还在沙发上躺的舒舒服服,结果没几下就被安迷修拉起来的雷狮,这样向他抱怨着,然后又换了一个坐姿,靠在他的肩上,低头玩着手机。

“好了,别闹了,我要去洗碗了,你起开。”安迷修将雷狮扶正,走向了餐桌收拾。

晚上八点。

安迷修和雷狮一起出门,到那附近的公园散步。

他们在公园里,逛了一两圈,看到了一些晚饭后同样也是一起出来散步的家长带着小孩在公园里的小广场里玩。他们在那里坐了一会儿,看着在广场上跑来跑去的小孩子。

雷狮又将脑袋耷拉在了安迷修的肩上,他比安迷修高,又调整了一下位置,舒舒服服的。他对安迷修说“喂,我个大好青年,吃晚饭之后就是应该在家里打游戏的,为什么你这个老年人要拉我出来呢?还看到一堆小孩。”

“吃完饭出来散步一下,不会胖。免得以后胖死你。”安迷修无奈的推了推雷狮的脑袋,有点热。

“哼,要胖死的也是你。”雷狮哼了一声,将这句话又顶了回去。

他俩在这个小广场里坐一会儿就回去了,手牵手,走回到了他们的家里。

这是个梦。
他现在还在凹凸大赛。
只能有一个胜者的凹凸大赛。